第1057章 蓝熠(1/2)

司怜抱着花儿鹿离开,花儿鹿蜷缩在她的怀里道:“胃疼,是不是要喝热水啊?”

司怜垂眸,“警告过你别烂醉的。”

他的眼眸里透着温柔无奈。

“胆子大了,这么和我说话。”

闻言司怜沉默的带她回家。

一个三居室的房子,花儿鹿捧着热水杯溜达完问他,“都在桐城置办房产了,想来这些年存了不少钱,你做人老师教什么的啊?”

司怜特别细心的整理着她随意扔在沙发上的首饰以及手提包,她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但于普通人而言或是一套房子的价值。

“我妈妈名下的房产,后面与我父亲离婚之后便留给了我,而自己移民到海外定居。”

他称呼母亲为妈妈。

称呼父亲却还是父亲。

“那你喜欢你妈妈。”

花儿鹿语气笃定。

“嗯,我每年都会去看望她。”

花儿鹿有些醉意的走到阳台上吹着冷风道:“难怪你每年都会请半个月的假离开挪威,原来是去看望你妈妈,这房子外面的景色不错啊,这么大的房子,也要几百万吧。”

司怜的家庭也不普通啊。

起码是中产阶级。

没想到竟然到她那儿做仆人。

司怜没有说话,将她的东西放在了客桌上便下楼离开了,花儿鹿心里忽而感到些许寂寞,曾经是她躲着他,如今是他冷落她。

是她犯贱吧。

可是她不太相信爱情。

司怜下楼到药店买了胃药,刚出门口就瞧见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他默了默走过去疏离的神色喊着,“大哥,你找我什么事?”

到访的男人立在风中道:“他想让你回家,因为他一直觉得亏欠了你母亲,想让你继承司家的产业,司怜,我虽然看不惯他如此偏爱你,可我司丞也是一个放得下的人。”

司怜问他,“大哥劝我回家吗?”

“倒不是,是让你自己选择,倘若你选择回司家,那么我便离开司家过自己的生活。”

闻言司怜了然,“大哥不想要司家啊。”

“这么说,也算是有道理。”

“大哥,我们还有个妹妹是不是?”

男人惊讶,“司怜你的意思是?”

“我记得妹妹事业心重,我相信她能够让司家更上一层楼,而我们过自由的生活罢。”

司年铁了心的不要司家。

因为他对荣华富贵从未有追求。

在桐城,有房有存款有一辆车,等岁数实在大了就娶一个……该又找谁结婚呢?

他心里惦记的从来都是那个女孩啊。

那个冷酷无情的商家大小姐。

司怜叹息道:“我走了,大哥。”

“司怜,我会劝说父亲放弃你。”

“你这样,他会认为你想要。”

司丞无所谓道:“随他。”

司怜清楚,司家的人不会再烦他。

因为哥哥给了他承诺。

他往后的日子只余下平安。

司怜赶紧道:“谢谢你。”

他转过身拿着胃药回到楼上,花儿鹿已经在他沙发上睡着,他过去想叫醒她,可是瞧着她漂亮安静的脸又不舍得,她很少这样安静乖巧的待在一个地方,只是现在这样便让司怜有些贪恋,他起身准备去卧室拿一床毛毯,刚要离开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攥住。

再然后那个人从身后抱住了他。

“司怜,你在的时候烦你,你不在的时候却又想你,这两个月,我过得异常孤独。”

司怜心绪澎湃,因为她说想他。

“商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做我的情人,不谈爱好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