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是不是?(1/2)

好书推荐:

宋家人极少过问姜慕晚工作上之事,兴许是觉得她性情沉稳,又兴许是觉得各行各业所涉及的知识面不同,身为外人的他们,不好去对她的事业做过多的评价,以及过多的干涉。

这是成年人之间的度,即便是子女与父母之间这个度也依然存在。

宋蓉每每问及姜慕晚工作之事,她素来是报喜不报忧,与所有子女一样。

她以为,是当真没有,直至今日宋思慎这漫不经心的话语一出来,宋蓉觉得她的事业可能并非一帆风顺,也有忧愁与前路难行之时,不过这些忧愁她从未同自己讲过。

楼上,姜慕晚拿着手机在屋内缓缓渡步。

楼下,气氛凝重无一人言语。

两个不同的世界,在做着各自的煎熬。

姜慕晚的煎熬来源于远水救不了近火,楼下人的煎熬来自于她们迫切的想知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可宋思慎的嘴里显然是翘不出什么话了,只有姜慕晚。

宋思慎与姜慕晚的不同在于,前者,她们可以无限压榨,但后者,她们得字斟句酌酝酿话语中的他意。

如同姜薇所言,整个c时可以将老爷子连根拔起的人不多近乎是没有。

姜家的根底在,老爷子的手段在,上位者之间多多少少会有些许灰色地带,一旦这些灰色地带被利用起来,她便如同粘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金钱可以送你上高台也可以送你下地狱。

高台与地狱于姜慕晚而言,在一线之间。

良久,她从床头柜摸了包烟出来,燃了根烟,站在阳台上缓缓的抽着,眯着眼望着天边晚霞陷入沉思。

楼下,老爷子握在手中的茶盏渐渐转凉,温慈的面容泛着些许冷意落在宋思慎身上,老人家布满皱纹的指尖落在茶盖上缓缓敲着,未有声响,但那起落之间已经彰显出了这人心情不悦。

“何时的事?”

“就、前段时间,”宋思慎听闻老爷子开口,后背惊出了一层冷汗,本是斜斜窝在沙发里的人缓缓的坐直了身子,望着老爷子双手有些微抖。

“具体,”老爷子再度开口,言简意赅带着不容置疑的微怒。

“十一月中下旬,”宋思慎微微开腔,嗓音如蚊吟。

老爷子深邃的视线落在宋思慎脸面上带着几分压迫性,与言语上的压迫不同,这种无声的,在气场上的碾压才是最令人心颤的,他望着宋思慎,言语听不出半分怒意与冷意:“具体经过。”

宋思慎的心,在狠狠的擂鼓,如同战士出征前的怒号,握在手中的剧本被一层薄汗打湿,他望着老爷子,企图用忽悠宋思知的那套蒙混过关,可无奈,老爷子的多年的人生经历不是白瞎的。

宋思慎正在做煎熬,煎熬到某定地步时他抬手将手中剧本搁在沙发上,用一种近乎无奈的语气开口:“我真不知道,姐公司的事情我怎么能知道?”

“那副总那事儿你怎么知道的?”宋思知穷追不舍追问,显然是不信宋思慎那张破嘴。

“付婧知道消息去赌场抓人的时候带着我一起去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宋思慎这话,是真的,但也就是你这么一句真话,无形之中将姜慕晚给卖了。

涉及赌场,且还死了人,放眼望去首都没有哪家赌场能将消息掩的这般密实。

老爷子眸光深了又深,握着茶盏的手紧了又紧,眼眸中晦暗不明。

苍老的面容上布着冷意。

“继续,”老爷子轻启薄唇开口,隐有几分强势霸道。

啪嗒、二楼房门有所响动。

这声响动将宋思慎本就提在嗓子眼的心更往上拉了一分。

脚步声由远及近,而后停在楼梯上。

从二楼出来的姜慕晚见一屋子人除去宋思慎都将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有几分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

平静的视线将屋子里的人一一扫过,再落到很背脊紧绷的宋思慎身上去,落在栏杆上的手微微紧了紧,隐隐猜到了什么。

“怎么了?”她似是不明所以开口轻轻笑问。

聪明如姜慕晚,她摸透了宋家人的性格,也深知如果此时摆出一副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的模样,那等着她的便是无尽的询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